南北石皆浅

是个渣写手 偶尔撸章 勉强能看

乱七八糟的丹狐短打 ooc有

『呵』

鬼狐天冲从唇齿间挤出这个字眼 却至多是无力的气音 眯起眼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整个人软倒在地上再没有动作 对手被击溃仓皇 作为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鬼狐天冲自然是有资格停下歇息 可眼前人的出现却使他不敢那么做

丹尼尔

与鬼狐天冲相比 这位更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躲在暗处伺机已久 只等两败俱伤时自己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鬼狐天冲暗暗啧声 他也不是泛泛之辈 这种小把戏 怎会轻易中招 只是眼下事实胜于雄辩 加之这位的能力完全未知 不清楚事实 再怎么不甘也只能承认事实 伺机行事

丹尼尔优哉游哉 选择性无视了鬼狐天冲的目光  笑吟吟地凑近复凑近 道『恭喜啊 鬼狐天冲』

被唤了名字 鬼狐天冲自然也没理由装死人 抖抖耳朵示好 表示听到了来人的话 身上确是一点力量没有 喘着粗气坐在地上 像是待宰的羔羊

丹尼尔把乘人之危的意图写在脸上 步步逼近 鬼狐天冲心说不妙 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短枪 弹腔已经空了 但或许还能拿来恐吓或是应付时间 链球他们应该正在赶来的路上 半个鬼天盟的兵力...绰绰有余

短枪有模有样的瞄准了丹尼尔的头 如果还有子弹 这人的脑袋估计已经开花了 这么想的 鬼狐天冲瞄见了丹尼尔的表情 似笑非笑 与其说是在同鬼狐天冲对峙 不如说是在把眼前人当猴耍 并且乐在其中 鬼狐天冲攥着枪的手抖了一下

『我可没这么胆小哟 鬼狐天冲』

不妙 鬼狐天冲立刻明白过来 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 心说身体状况本来就处于劣势 这一点时间想得到休息显然不可能 干脆正面回答他

『呼...不愧是丹尼尔大人...果然瞒不过您...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勉强能开口却仍然子不成句 喘息声远远大过于想说出的声音 不知道是意会了还是在揣测 丹尼尔点了点头 一张脸凑到鬼狐天冲身前 附在那对毛茸茸的耳朵边呼出一口气 道

『看 到 的 』

鬼狐皮解+第三季猜测

▼关于角色见解 纳米微改+第三季猜测

鬼狐天冲有过人的胆识 官方的人设我想已经很清楚了 首先有目共睹 鬼狐一族是公认的高智商 加之鬼狐天冲又是同类中的佼佼者 单论智商 无疑是可以超过绝大多数参赛者 倘若凹凸大赛是个益智游戏 劳模大人大概早就满级通关了(什么

其次 就我们看到的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这些凹凸大赛的顶尖鬼狐都有所接触 旧设里 鬼狐和安哥还是队友关系。大赛前几 他们的排名能如此靠前 实力自然不容置疑 能为鬼狐所说服 以我浅显之见 原因大致是以下几点

一是对参赛者们性格的了解 卑躬屈膝 持尊敬态度 这不是鬼狐天冲的性格 而是鬼狐天冲在与前几名的参赛者攀谈时 惯用的态度 且不说他能把这种行事模式运用的多好 起码这种方式为他前期的计划进行招揽了足够的利益 这些足以说明鬼狐选用的这种方式的正确 大赛前几都不是空有武力头脑简单之辈 他们也会对鬼狐有所戒备 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和对鬼狐的蔑视是一方面 鬼狐的伪装完美是更重要的原因

二是鬼狐对自己和他们的实力有全面且客观的评估 举个例子 与雷狮会面时 鬼狐接下了雷狮的一记雷神之锤 诚然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复制雷狮的能力 但倘若没有十足的把握 谅雷神之锤威力的诱惑力再大 鬼狐也不敢反此生命之险

三是鬼狐自身也有一定的能力 动画的开始就曾提及的 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元力技能 而鬼狐则是一直到第一季的最后才暴露特殊能力 在此之前了解他能力的不过凯莉等几人

从凹凸大赛的大背景出发 角色们本就没有善恶之分 鬼狐之所以被有些人认为是反派 大概只是因为他走了一条与主角们相逆的道路 倘若没有金这个黑科技的话 鬼狐真的会有更多的作为吧

诚然 鬼狐没有强劲的元力技能 战斗能力也不突出 作为贯穿第一季的感动凹凸第一劳模 官方把鬼狐天冲这顶高智商帽子运用的很是不错 鬼狐对凹凸大赛的现状看得透彻 明白不同层次参赛者的不同境况 加以利用传销四方 鬼天盟这样大的组织 能良好运作 支撑着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嚎哭地穴是要求极高的狩猎区 鬼狐敢一人进入 既说明了石板的重要 即格瑞的重要 格瑞身为大赛第二 各项指标自然是超与常人 能与鬼狐合作 是某种意义上格瑞对鬼狐能力的肯定 试想如果这件事格瑞本人容易办到 哪里还有委托他人的理由?其次 鬼狐能力的高低 鬼狐的能力有限没错 但那也只是相较而言 只身进入这等地方 需要的可不只是超凡的谋略而已

鬼狐

皮解 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有过人的胆识 官方的人设我想已经很清楚了

首先有目共睹 鬼狐一族是公认的高智商 加之鬼狐天冲又是同类中的佼佼者 首先智商这一点 没什么非议

其次 就我们看到的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这些凹凸大赛的顶尖鬼狐都有所接触
他们的排名能如此靠前 实力自然不容置疑 能为鬼狐所说服 以我浅显之见 原因大致是以下几点
一是对参赛者们性格的了解 卑躬屈膝 持尊敬态度 这不是鬼狐天冲的性格 而是鬼狐天冲在与前几名的参赛者攀谈时 惯用的态度 且不说他能把这种行事模式运用的多好 起码这种方式为他前期的计划进行招揽了足够的利益 这些足以说明鬼狐选用的这种方式的正确
二是鬼狐对自己和他们的实力有全面且客观的评估 举个例子 与雷狮会面时 鬼狐接下了雷狮的一记雷神之锤 诚然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复制雷狮的能力 但倘若没有十足的把握 谅雷神之锤威力的诱惑力再大 鬼狐也不敢反此生命之险
三是鬼狐自身也有一定的能力 动画的开始就曾提及的 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元力技能 而鬼狐则是一直到第一季的最后才暴露特殊能力 在此之前了解他能力的不过凯莉等几人

诚然 鬼狐没有强劲的元力技能 战斗能力也不突出 作为贯穿第一季的感动凹凸第一劳模 官方把鬼狐天冲这顶高智商帽子运用的很是不错 鬼狐对凹凸大赛的现状看得透彻 明白不同层次参赛者的不同境况 加以利用传销四方 鬼天盟这样大的组织 能良好运作 支撑着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嚎哭地穴是要求极高的狩猎区 鬼狐敢一人进入 既说明了石板的重要 即格瑞的重要 格瑞身为大赛第二 各项指标自然是超与常人 能与鬼狐合作 是某种意义上格瑞对鬼狐能力的肯定 试想如果这件事格瑞本人容易办到 哪里还有委托他人的理由?其次 鬼狐能力的高低 鬼狐的能力有限没错 但那也只是相较而言 只身进入这等地方 需要的可不只是超凡的谋略而已

以上 有意见尽管指出

皮解 安迷修

一己拙见 终于弄出来了

▲关于没马梗 艾比不过十三岁的女孩子 她对骑士道不尽了解 对“好男人”的判定标准也算不上主流 没马只是随口的玩笑 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女孩对美好的憧憬 安迷修本人也对此并不在意 骑士道对安迷修而言是件严肃的事 遵不遵守骑士道 算不算骑士 根本不是是否有马这种幼稚问题能决定的 我更希望每每提到安迷修 我们首先想到的 是最后的骑士 而不是滑稽的所谓安没马

▲大赛第五 安迷修的实力有目共睹 个人认为安迷修与雷狮的实力仅是伯仲之间 甚至前者要更胜后者一筹 雷狮海盗团是一个团队 相较安迷修这位独行侠而言 有着明显的狩猎优势 加之雷狮“看见鶸就要踩”的观念 两人的积分有差距不足为奇

▲安迷修重视伙伴 这一点漫画和动画里都可以看出 动画中 他帮助仅是初次见面的呆毛姐弟通过比赛 而且态度异常坚决认真 漫画里与雷狮的那次交锋 说的很明白了 呆毛姐弟于安迷修 纵使也是前百实力 雷狮面前 也不过拖油瓶一样的存在 安迷修势必视要护他们周全 可想而知 这种性格为他招惹了多少麻烦 独行是为了避免这些 也是安迷修对自己骑士道一种近乎固执的坚持 伙伴 也许从来就不是属于安迷修的名词

▲安迷修不是好战分子 甚至会刻意的回避与参赛者的直接斗争 但回避不代表一味地退让 漫画中安迷修与配利有过交手 配利的排名是第十一(银爵算在内) 并不足以令安迷修生畏 动手也是无奈之举 安迷修是隐忍的人 但也有自己的底线 大赛前几名有哪一位不是恐怖人物?只是安迷修比较收敛不曾表现出来而已

▲再次强调安迷修的年龄 十九岁 在凹凸大赛中是少有的成年人 仅是看年龄 也不应当以所谓恶心帅等片面的词汇去评价安迷修

▲关于雷狮 安迷修有自己的见解 在lof某位太太的文中看到过一句话 善恶皆恶党 这是安迷修对雷狮的评价 当然也有一定的片面性 很多方面雷狮与安迷修的性格 都是对立的 矛盾的 安迷修的骑士道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安迷修 但退一步说 凹凸大赛没有明确的善恶观 须知对错全在我们主观的心 如何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在这里不再多说

赌约 【丹狐日常向】

耳朵是犬科动物最敏感的地方 这点鬼狐天冲和丹尼尔都心知肚明

前者固然狡猾 每次有什么动作 从来是裹着厚厚的长袍 将其弱点掩藏得近乎完美 可纵他拥有所谓最为智慧的一族的优良基因 还在同类中处于佼佼地位 这点小聪明与后者相比仍是不足为提

身为裁判长 丹尼尔的心思岂是简单就能看透的?

一番哄骗之下 鬼狐天冲愣是着了丹尼尔的道一错再错 从先前精明能干的鬼天盟盟主堕落到了被卖还给人数钱的可笑境地

『丹尼尔大人 您还真是恶趣味啊』

鬼狐天冲的脸上挂着苦笑 揉耳朵这种请求 他一时着实接受不来 提前计划好的应付策略在眼前人的微笑里全面崩盘 语言动作也组织的越发局促

『愿赌服输 先前说好的』

丹尼尔倒是悠哉 端了个茶杯乐道

鬼狐天冲倒也不墨迹 随即扯了扯面具确定其已经牢固地扣在自己脸上 摘下外袍的帽子迎了过去 丹尼尔比他高了一头有余 加之甚为不错的身材 压迫感不言而喻

丹尼尔的手很大 手指细长而且骨节分明 而就是这样的一双手 此时正肆无忌惮的揉捏着鬼狐天冲的耳朵 指尖时不时探进耳蜗挠挠 如此反复 直至鬼狐天冲一向引以为傲的忍耐力和克制力被磨了个干净 终于是忍不住支吾出声

『唔恩…丹尼尔大人…请停下…』

听见这声 丹尼尔终于是定了定神 回味似的舔舔嘴唇 神情有些许匆忙

『那么现在我们两清了 参赛者鬼狐天冲 期待与你的又一次赌约』

没了